財團法人台灣省中華基督教信義會

JA slide show
 

2010 活力夏令營照片

_mg_2067.jpg熱呼呼的照片出爐了,請點選相簿>>>2010 活力夏令營 

 
監督的話

黑暗中的盼望          吳大明牧師

 

1耶和華對撒母耳說:「我既厭棄掃羅作以色列的王,你為他悲傷要到幾時呢?你將膏油盛滿了角,我差遣你往伯利恆人耶西那裡去;因為我在他眾子之內,預定一個作王的。」2撒母耳說:「我怎能去呢?掃羅若聽見,必要殺我。」耶和華說:「你可以帶一隻牛犢去,就說:『我來是要向耶和華獻祭。』3你要請耶西來吃祭肉,我就指示你所當行的事。我所指給你的人,你要膏他。」4撒母耳就照耶和華的話去行。到了伯利恆,那城裡的長老都戰戰兢兢地出來迎接他,問他說:「你是為平安來的嗎?」5他說:「為平安來的,我是給耶和華獻祭。你們當自潔,來與我同吃祭肉。」撒母耳就使耶西和他眾子自潔,請他們來吃祭肉。6他們來的時候,撒母耳看見以利押,就心裡說,耶和華的受膏者必定在他面前。7耶和華卻對撒母耳說:「不要看他的外貌和他身材高大,我不揀選他。因為,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撒上1617

 

相對於光明的天家,我們總是有新的黑暗需要突破。2020年對中國人,對世界都是個讓人吃驚的開始,在全球暖化、疫情的恐慌裡。在此,我想藉由這段經文所描述的,撒母耳在掃羅被神厭棄之後,被神打發去膏抹大衛的過程;思想他可能遭遇的黑暗,在黑暗中他如何走過?靠什麼走過?來彼此勉勵。

1節,耶和華對撒母耳說:「我既厭棄掃羅作以色列的王,你為他悲傷要到幾時呢?」在此的悲傷呼應了前文151011節:「耶和華的話臨到撒母耳說:『我立掃羅為王,我後悔了,因為他轉去不跟從我,不遵守我的命令』。撒母耳便甚憂愁,終夜哀求耶和華。」「甚憂愁」的意思是什麼?詹正義老師認為撒母耳的情緒很強烈,他乃是──甚發怒,終夜哭求耶和華。但為什麼撒母耳有那麼強烈的感觸呢?

我們需要複習一下背景。根據出埃及記的記載:「耶和華已經起了誓,必世世代代和亞瑪力人爭戰。」(出1716)這句話讓我們相信,在撒母耳記中,耶和華透過撒母耳吩咐掃羅來執行這個任務,其實有很重大的代表性,這個行動宣揚上帝是一位不忘記的神,距當時350年前的事他記得並且在乎。也表示進迦南地之後,以色列各支派為了建立家業,與外邦人爭鬥的種種,上帝一直陪伴、參與、幫助。

上帝不忘記,表示每件事都在他大能的手中,他不忘記施恩憐憫!他也沒有忘記每一個犯罪的心思意念。這位上帝沒有忘記掃羅擅自獻祭的事,也沒有忘記以打雷降雨,表明百姓求立王是犯大罪的事件。這些上帝都記得,卻吩咐掃羅執行塗抹亞瑪力人名號的任務。這象徵著,神保護以色列人不受仇敵擾亂的心意,將更徹底的完成,在得為業的地上享平安,繼續的擴大、增長。

結果,掃羅辜負了上帝的用心,並觸動了撒母耳很深的情緒。從撒母耳發怒的現象來推論,撒母耳好像是一位將所有理想,因為從兒子身上得不著回報,轉而寄望在掃羅身上的屬靈父親。

「撒母耳長大了,耶和華與他同在,使所說的話,一句都不落空,從但到別是巴所有的人都知道耶和華立撒母耳為先知。」(撒上319)接著,耶和華又在示羅顯現。試想想撒母耳多年來的心情,神同在、神顯現的經驗,這些客觀的肯定或主觀的認定,都會鼓勵撒母耳繼續在先知的角色上盡心竭力,這種心情從年幼成長到血氣方剛的年紀,會不會有所轉變而期待藉宗教的手段造成生命更新,期待百姓因此團結、進取、合作,脫離非利士人的侵擾呢?

「約櫃在基列耶琳許久,過了二十年以色列全家都傾向耶和華。」(撒上72)接著記載了撒母耳主導的以便以謝之役。從結果來說,撒母耳的努力似乎是有用的。然而,不要忘記士師記最後一句話說「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個人任意而行。」因此,撒母耳面對的光景,比較像是從頭做起的處境,他需要花二十年才有成果。

更接近的事實是什麼呢?百姓交鬼的現象在他的努力經營之後,還需要掃羅嚴嚴的禁止,最後在撒母耳死後仍然存在。諷刺的是,還被用來把死去的撒母耳招上來。

我認為,爭戰得勝對撒母耳來說,好像我們牧會中的特別聚會,聚會的盛況、眾人歡喜的氛圍很快就過,而最多時候、最實際讓傳道人點滴在心頭的卻是會眾的心:幾十年過去後還是一樣。請看!耶穌來了之後看起來一切似乎照舊,以色列百姓如此,教會好像差不多。

然而,最痛心的恐怕是我們的兒女跟撒母耳的兒子比──好不了太多!回顧撒母耳的童年,在以利門下的日子眼見以利的兒子種種的惡行,可能讓他暗暗起誓,絕不能發生在自己家裡,結果還是發生了,正如他這幾十年來苦心經營、訓導百姓的宗教生活的濃縮版。

我覺得這是極深刻、極漫長的黑暗,伴隨在內心的是,被神使用過、被神呼召的熱情,當外在越做出一些成果的時候,越對比出內在的落差,讓人暗暗憂心、恐怕曾經付代價的努力功虧一簣。

結果這個日子還是來了。以色列的長老都聚集,來到拉瑪見撒母耳,對他說:「你年紀老邁了,你兒子不行你的道,現在求你為我們立一個王治理我們,……撒母耳不喜悅……,他就禱告……。耶和華對撒母耳說:『百姓向你說的一切話,你只管依從,因為他們不是厭棄你,乃是厭棄我,不要我作他們的王!』」(撒上849

從這句話說明了撒母耳禱告的情緒有多低落,他覺得被厭棄,一方面這是他心知肚明卻長久無法突破的現象。眾長老們可以說是撒母耳多年來的核心同工群,如今被他們請出來把自己的兒子解決,並試圖改變長久以來的士師制度,真是情何以堪!撒母耳服事主的熱情在他年紀老邁、試著交棒給兒子們的過程遭到嚴重的打擊。

這個被打倒的熱情,卻在膏立掃羅的過程重新被上帝智慧的揀選所點燃。他在膏立掃羅的過程被神的靈指引,看見掃羅比眾民高過一頭,英挺、謙卑、勇敢、在第一仗打跑亞捫人的事上顯出王者風範。

聖經沒有詳細地描述在啟動建立這個新國家的過程,撒母耳如何切割政治與宗教,如何讓出他手中的權力,如何跟掃羅討論建國大綱與藍圖。我們讀到的是順利的交接,讓人覺得,這其中必定有撒母耳很精巧的用心與成全,甚至微妙的與掃羅建立起革命情感,他恐怕是歡歡喜喜的,含著高興的淚水為掃羅的政治前景而打算。只是,這個重新點燃的熱情,在掃羅等不及而自行勉強獻祭的事上,受到第二次打擊。

不久,在向掃羅傳達攻打亞瑪力人的過程,很可能撒母耳的心靈再一次受到激勵,因為所信靠的神果然是再給人機會的上帝,撒母耳如同在上帝的恩典中重拾希望的屬靈父親。

因此,當上帝夜間向他說話,提到祂對立掃羅為王之事感到後悔,說掃羅轉去不跟從。這時,到底撒母耳發怒的對象是誰呢?掃羅嗎?那是一定的,不過繼續想下去,有沒有可能發怒的對象是上帝呢?甚至是他自己?

他生氣這是一位他不能放棄的上帝,是個有能力改變一切卻允許軟弱的選民在其中攪局的上帝。他生氣自己不能放掉屬靈的願景,一旦看到掃羅稍有轉變,馬上重拾夢想,準備再披甲上陣好好打拼一番!他終夜禱告,卻有可能像雅各一樣,在雅博渡口的摔跤,祈求恩典的上帝再給一次恩典,結果雅各的腿瘸了;而撒母耳的則是對掃羅的心瘸了,腿還在、心還在,卻成為他直到死之前的傷痛。

回到162節,撒母耳回應上帝的差遣說:「我怎能去呢?掃羅若聽見必要殺我。」這句話說得如此之肯定,表明在撒母耳的認知裡,掃羅的權勢穩固,並且作法不同於以往士師的時代。

以前的時代有律法的規範,不得任意殺人,申命記213節提到,若城郊發現謀殺案,離案發地最近的城,長老要負責出面調查,若沒有查出本城的人犯案,就要付代價表示負責,於是要牽一隻母牛犢到案發地,在打折了頸項的母牛犢以上洗手,表明沒有流無辜人的血。

由此看來,「掃羅必要殺我」這句話表示,在以前屬於長老與士師的責任,如今轉移到新王掃羅的手中。可見,這時候掃羅的權勢日正當中,他招募來跟隨他的人,在他的經營之下漸漸壯大,經過掃蕩亞瑪力人的事件,最後在吉甲、在撒母耳主持的獻祭當中處決了亞甲王,讓在眾人面前被抬舉的掃羅,得以繼續照著計畫,實踐他身為人君的理想。

可見,這時候全國瀰漫的政治氣氛,可能一面倒地看好掃羅為明日之星。於是,想要得榮華富貴的人,會想盡辦法出現在掃羅的視線範圍。對這些人來說,被掃羅看中,比被耶和華看中,來得更快、也更直接。

看來撒母耳如同被剪翅的老鷹,失去昔日的影響力,也不期待在政治上自己還能做什麼。因此,耶和華差遣他去膏大衛的時機,顯得意義非凡,可以說上帝慈愛的手介入在撒母耳個人的情感世界,引導他,好叫他停止當前無止境憂傷的現象。

上帝在揀選大衛的過程中巧妙地引導撒母耳,透過行動讓他看見自己眼光受外表影響,同時看見上帝的超越性。我想撒母耳需要用信心超越自己的眼界。這位面色光紅、雙目清秀、容貌俊美的「小鮮肉」會比高人一頭的掃羅更好嗎?有能力、有機會取代掃羅如今已經不能搖撼的權勢嗎?我想撒母耳需要以信靠順服的態度,先膏大衛再說!

這些種種的疑問有待時間的證實,而在過程中伴隨撒母耳的是「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我認為這個體認轉化了撒母耳,讓他把對以色列百姓、對掃羅的愛,將一輩子的經驗,回歸到、連結到從小在聖殿、夜裡昏暗光線裡所認識的耶和華,讓他以更熱烈的心志投入經營多年的先知訓練學校。

 

從以上的敘述,我想我們可以帶出一些應用:

 

一、黑暗來自

a.上帝允許的環境:「上帝允許」艱難的處境存在是我們遭遇這一切黑暗的根源。

b.容易變質的人心:百姓曾經全家傾向耶和華,卻難以持久;親生兒子在撒母耳的調教下似乎值得委以重任,卻在擔任士師之後就變質;掃羅掣籤被選為王的時刻多麼謙卑,同樣禁不住責任帶來的壓力,急躁獻祭。我們周圍同工的心往往善變讓人沒有安全感。

c.然而說穿了,黑暗來自個人的內心:期待成就感、期待兒女接棒、期待穩定。照累積的經驗快速處理問題,不肯檢討制度以致面對到無法預期的變數。

 

二、盼望來自

a.上帝賦予新任務:在賦予任務時,讓人主觀的認定上帝一直陪伴,這種被真神陪伴的感受,可以說是生命的泉源。

b.認識自己的有限: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年紀變化是個很有意思的現象,我的身體成為我的教練,不斷告訴我新的限制,讓我們需要調整倚靠神的態度,讓我們經歷什麼是─倚靠神所生出來新的謙卑。

c.看見上帝的作為繼續往前開展:在體認自己無力抓住最心愛的理想時,發現上帝完全的接手,讓人生出力量安心的交託。

 

   但願2020年,在新冠病毒的疫情中,總會的同工得著屬天盼望,走出黑暗。

 

恩言應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