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台灣省中華基督教信義會

牧恩堂


n  人事

受薪同工:鄭富美教士

長執同工:謝美惠、張明秀、熊雙玉

n  人數:

主日聚會成人:42                    兒童:4

洗禮:1                                      領聖餐:38

n  2008年事工報告:

1.         3月建堂修繕增建完畢,並在61舉行獻堂感恩禮拜。

2.         9-11月總會神學部,巫士椀牧師在教會開「新約人物」課程。

3.         12月在新路活動中心和陸光新城D區兩場聖誕佈道。

4.         以春、夏、秋、冬營每星期六下午在陸光新城的B區團膳中心辦兒童品格營,人數20位小朋友參加。

n  2009年事工計畫:

1.         繼續在陸光新城開兒童品格營。

2.         一對一陪讀「抉擇之路」課程。

3.         在青少年團契時間,上「信仰造就手冊」。


n  會友見證

韋春蘭傳道的見證

最近名製作人王偉忠,和賴聲川導演,聯手精心策劃一齣舞台劇:「寶島一村」前往觀賞的民眾,散場還發送包子喔!故事主要描述「眷村」的風貌,有來自中國大陸各省的軍官眷屬,也有和這塊土地各族群結婚組織而成的家庭,我們家就是屬於這個類型,如此多樣豐富的集結,呈現出獨特的時空背景,現雖已不復有,但畢竟在台灣也有60年的歷史囉!

在父親軍旅的生涯中,隨著職務的調動,我們家從南到北,已搬過好幾次家了。父親是家中第一位成為主兒女的人,他希望有著傳統宗教信仰的母親,也能來信靠主,但這談何容易呢?曾有外籍宣教士,向母親傳福音,她怕觸霉頭,拿掃把趕人,原來誇張的劇情,在現實生活中也會上演。

小時候我體弱多病,腸胃吸收不良,常常腹瀉,骨瘦如柴,將近兩歲了,還不會走路。父親微薄的薪水,幾乎花費在醫療費用上。爲了得醫治,聽人說哪個廟宇靈驗,就帶我往哪跑,求神問卜的情況下仍不見好轉。

隔壁鄰居有一位基督徒姐妹,很熱心地向我母親傳福音,並且邀請她參加家庭禮拜。母親卻下一個挑戰:如果你的耶穌能讓我的女兒走路,能證明祂是如假包換的神,我就來信耶穌。晚上家庭禮拜結束後,牧師簡短地爲我祝福禱告,並沒有期待的事發生,就回家了,隔天早上趁母親洗衣服之際,我竟然從床上起來練習走我人生的第一步。這一幕讓母親飛快地跑去告訴那一位姐妹,說:「你的神是真的,我決定信耶穌了!」就這樣,我們家的小孩變成〝第二代〞基督徒。這個與主相遇的故事,常聽母親提起,家人都能倒背如流了。

那種竹籬笆,矮舍緊鄰,菜炒到一半,發現缺少蔥、蒜、薑時 ,向鄰居借,伸手即可得著的眷村,我沒啥印象。比較深刻的事住在台南善化的「慈光三村」,說也奇怪,二百戶四層樓公寓式的建築,似乎有看不見的「地下廣播電台」哪家有啥風吹草動,芝麻綠豆的事,很快的傳遍全村,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喔!

想到自己國三的寒假,和村裡的小孩去划船,反正只要在規定的時間內回家,就不會事跡敗露,討一頓打,誰知翻了船,不會游泳的我,在水中載浮載沉地關鍵時刻,還會和自己對話:「我的世界怎麼會突然變成綠色的?」「喔!我落水了吧!?」「可是我不會游泳怎麼辦?」「這樣下去說不定我會死」「我還年輕我不要那麼早死」一股拒絕死亡的力量,從心裡油然而生!小學還有上主日學,中學以後就不想去教會了,在生死關頭之際,腦海裡浮現曾聽過彼得快沉入海裡時,喊叫:主阿,救我〈太1430〉我有學著喊:主啊!救我,不到第二聲,像詩篇1816所描述的「祂從高天伸手抓住我,把我從大水中拉上來。」我被拉上來,得救了!先在岸上把衣服晒乾才回家,免得被家法。

經歷這件事之後,我才開始思考一些關於信仰的問題。上帝藉由「我」,讓母親來信靠祂。而我也看到死亡地無奈與恐懼!提拔孩子長大的確很辛苦,可是人一出生就已邁向死亡,要緊地是有沒有讓短暫的人生,走在上帝預備的永生之路上。「摩西在曠野怎樣舉蛇,人子也必照樣被舉起來,叫一切信祂的都得永生。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4-16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