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台灣省中華基督教信義會

福恩堂

教會沿革


本堂是由美國信義會宣教師羅威信牧師所開創。羅牧師於1981年來台,先定居於新竹縣湖口鄉,為宣教而學客家話,因而認識了本堂黎萬豐牧師,因為羅牧師的帶領,使黎牧師不但重生,進而奉獻為主用。

19857月羅牧師為第一位信徒,在楊梅開業的劉讚生醫生洗禮,之後,其週邊多數好友見劉醫師生命的改變,受其影響也信了主。於是大家在羅牧師位於富岡的寓所開始了主日禮拜。

因參加富岡聚會的人數漸漸增多,且大部分都是從楊梅來的,於是就考慮在楊梅找個據點,感謝神,有弟兄願提供楊梅公路局站附近空屋給教會使用。

教會在成立的頭兩年快速增長,主日聚會人數已有三十人上下,羅牧師認為宣教師的工作應該告一段落,教會的牧養要由本國人士負責,所以就聘請了在客家工作極有經驗的曾政忠牧師來牧會。

為了教會穩定的發展,我們也有了建堂計畫,在大家同心代禱及尋求下,在房價最低時在新農街買到了一棟四層樓公寓的底樓,地上約三十坪,地下室近三坪的空間,在19881023日我們做了獻堂禮拜。

經過數年,教會之行政組織及各樣聚會穩定後,曾牧師因故,返回故鄉竹東牧會,楊梅教會的工作則由新來之宣教師邱福生牧師和執事同工們負責。因婦女及主日學工作需要,在1995年延聘了聖光神學院畢業的許金鳳傳道來負責。直至1997年黎萬豐長老開始全職投入教會之工作,並由總會按立為傳道,與許傳道搭配服事。

黎傳道完成神學院的道碩課程後,2003615日本堂按立黎傳道為第一任本國籍牧師。20048月陳義聖宣教師全家返美述職,自此教會宣教工作進入自傳的階段。

因為新農街的教堂沒有主日學教室,且座落在巷子裡,對會務的發展有所限制,弟兄姐妹開始「建堂奉獻」。2003530日在後站買了一塊三十八坪的土地;2003829日賣掉舊堂,搬到後站租房子聚會;2004726日再買原土地隔壁一塊相同大小的土地。於2005311日動工, 在2006625日舉行獻堂感恩禮拜。我們盼望新堂能做社區關懷的工作,關懷弱勢團體,積極傳福音給本地所有的人,特別是客家人。因教會事工需要,本堂於2014~2015年聘黃木升教師配搭服事,另黎萬豐牧師於20171231日榮退。

 

本堂異象


我們要建立一個在福音的自由中來執行  神的旨意,並特別關心本地客家人的教會。神啊!我們手所做的工,願你堅立,阿們!

 

歷任同工


羅威信牧師:1981來台宣教、曾政忠牧師:1987~1991、陳義聖牧師:1990來台宣教、許金鳳傳道:1995~1998、黃木升教師:2014~2015、黎萬豐牧師:1997~2017

 

目前狀況


一、同工介紹 

執事:葉淑貞、陳俊明、巫奕琪、李延明

二、聚會時間表及簡介
 

聚會

 

地點

聚會

 

地點

禱 告 會

週日0850

教會

東森小組

週二1930

楊梅住家

主日聚會

週日0930

教會

湖口小組

週三0930

湖口住家

兒童主日學

週日0930

教會

蘆葦小組

週三1400

楊梅住家

社青團契

週日13:00

教會

陽光小組

週二1000

楊梅住家

成人主日學

週日13:00

教會

新農小組

週二1930

楊梅住家

青少契

週六1900

教會

 

 

 

 

 

 

 

 

 

 

 

 

 

 

三、聯絡通訊

地址:桃園市楊梅區新梅二街60號;電話:03-4789951

網址:http//www.yangmei.org.tw

電子信箱: 這個email住址已經被防垃圾郵件程式保護,您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

 

四、組織架構

信徒大會(春季決議人事異動和去年決算、秋季決議明年計畫和預算)

執事會(管理教會事務性工作,每月開會一次);牧師(祈禱、傳道) 
 
 

未來發展


一、【繼續的堅守福音的真道】

不論基督教在組織或信仰內容有如何的突破,如果沒有清楚的聖經經文為根據,我們的立場仍然是一本初衷,寧可討主喜悅沒沒無聞,不願名揚天下而為主所棄。

二、【要為別人犧牲自己的福祉】

有一個西方的神學家說,世界上所有的組織都是為組織內的成員謀福利的,只有教會,是為了組織外的人謀福利而存在的。希望福恩堂的弟兄姊妹繼續為尚未信主的人謀福利。 
 
 
見證分享

 

人活著是為了什麼? 
胡嘉文弟兄

 

出生於單親家庭的我,從小就開始想著一個問題,人到底是為什麼而活著呢?然而媽媽告知我人類因夢想而偉大,人要有目標才會有夢想,築夢而踏實。所以我從小就會想我將來長大要做怎麼樣的一個人,

直到我國三畢業我便找到我人生的目標與夢想,我要做一位職業撞球選手,我的夢想就是當上世界球王。只可惜天不從人願,目標與夢想只達成了一半,我的人生就跌入谷底了。

22歲的我成為職業撞球選手,也在22歲出了車禍四肢癱瘓,面對無情又現實的社會,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呢?車禍後的我又開始問我自己,人活著到底是為什麼?直到受傷後的第五年,上帝揀選了我,讓我機會認識祂,這時才開始慢慢的解開了我對人生的疑惑,使我從死陰幽谷中慢慢地走了出來。

有時候回想起來感覺我的人生好像在坐雲霄飛車,真的是太可怕了!

要是沒有成為在基督裡的孩子,我想我很難活到現在。面對這樣殘酷的現實世界,我真的不知道四肢癱瘓的人還能為家人為社會帶來甚麼貢獻!我好痛恨我自己也痛恨這個無情的世界,於是開始自暴自棄,脾氣也是越來越暴躁!特別是對媽媽與哥哥把他們當作出氣筒,尤其是在身體痛苦難受時還會把碗盤打碎!整個人還會歇斯底里大爆走,現在回想起來我真得是好愧疚!真的是太對不起我媽跟我哥。

然而耶穌說:「經上記著:『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而是靠神口裡所出的每一句話。』」(馬太福音 4:4)

因為這句話改變了我人生的價值觀,使我明白我不是因這個世界而活,我是因為耶穌基督而活著,我乃是靠著耶穌基督為我的罪釘死在十字架而活著,使我出死入生變成新造的人,活在這世界上。

如今的我受傷18年,信主14年,要是沒有浸泡在上帝的話語當中,我鐵定過的生不如死的生活,也很難活到今天,我的身心靈也無法這麼自在的活著。感謝上帝揀選了我,使我能成為祂的兒女,願上帝賜福大家。約翰福音八3132 耶穌對信祂的猶太人說:「你們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門徒。 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

 

 

福恩堂與我

黎萬豐牧師

年過60,同學們都紛紛退休了,所以最近特別多同學會的邀約。不論是國、高中的同學一聽到我是一個牧師的時候,都非常驚訝。有一個非常率直的同學還說:「牧師不都是要教人做好事嗎?聽到你當牧師,直覺上總以為是謠言。」言外之意就是,你這個愛玩不愛讀書的壞學生怎麼有辦法當一個教人做好事的牧師呢?說來這都是上帝奇妙的安排。

雖然從小跟著媽媽上教會,但到了青春期的時候,就開始排斥這個信仰。原因是對上帝的認識和信心非常的不足,以及青春期對同儕的認同是遠勝過那虛無飄渺的上帝的。求學時仗著自己會打籃球以及一點的小聰明,不論是人際關係或學業都可以輕鬆的應付,導致我凡事都馬馬虎虎,也沒有甚麼清楚的人生目標。所以當我出到社會時,因為沒有甚麼專長,才發現自己陷入文武都不行、「讀書學劍兩不成」的窘境。更糟糕的是在事業和經濟尚未穩定的時候,就結婚生女了。

也就在那段時間,碰到來台灣向客家人宣教的美籍牧師羅威信。一方面是他展現了很吸引我的親和力(或是屬靈的影響力),一方面我自己正落在非常困頓的事業和財務的窘境裡。在這兩股力量的配合下,我向神發出「拯救我」的呼求。當然,我不是求上帝拯救我脫離罪的困綁,乃是拯救我脫離生活的困境。感謝神,這呼求雖然是非常的自我,但神垂聽了,我的確一步步地走出事業和財務的困境。所以當羅牧師打算開拓教會的時候,我就義不容辭地跟隨他,和他一起建立了福恩堂。

在教會發展的初期,就碰到「靈恩運動」的攪擾。教會還未蓬勃發展,就為這問題產生分裂,也讓我對靈恩方面的神學或人物有更多的注意。剛開始我以為這是聖靈的工作,因為鼓吹靈恩的都是能言善道的牧者以及背後規模很大的教會。然而隨著對神學的深入了解,特別是路德神學的主張,慢慢了解聖靈是透過神的聖道工作的,那些神蹟奇事雖然也可能是聖靈做的,但是並不特別造就信心,因為羅馬書十17說:「信道是從聽道來的,聽道是從基督的話來的。」要建立對神真正的信心,絕對是聽從神的道來的。

回想自己和上帝的關係,在國中參加一個夏令營的時候,曾經被聖靈摸到我的心,回來以後非常喜歡閱讀聖經。但是因為沒有人引導我,過了幾個月就恢復原樣,但那以後我心中就篤定的相信上帝是真實的。但是到了青春期,為了得到未信主同儕的認同,就把上帝壓到心靈的最深處藏起來了。

歸納一下我的信仰之旅,從小上主日學,得到一些聖經的知識;國中夏令營的經歷,確定神真實的存在;出社會遇逆境向神呼求得應允以後,除了更確定神的真實,也明白上帝的大能;然而直到看了一些路德的著作以及路德神學的論述,心靈才得到真正的自由和釋放,因為我們的信仰是靠著神的恩典才得以建立的(弗二8~9);我們的服事果效也因著每一個人的恩賜而有所不同。

我得到自由釋放的理由,是因為我的信心大小都是神所賜的,我不需要為自己的信心大小負責,所以我可以很自由地按著神給我的信心大小來為人、為神付出,不需要學習某某信心偉人的美好善行;同樣的,我所做的工和我的恩賜有關,我不需要去學別人所做的,因為即便我學了所有的方法技巧,我還是做不到原創者的果效,因為我沒有他的恩賜。

常聽到一些非基督徒說,信甚麼教都一樣,都是勸人為善。但是基督徒就知道,基督教不是勸人為善的宗教,乃是勸人認罪悔改信耶穌的生命真理。把這道理延伸一下,現在很多基督徒也說,去甚麼教會都一樣,反正都是信耶穌。這樣的表達展現了說話的人對神學認識的淺薄,要知道基督教的教會之間差異性是很大的。那些對聖經解釋完全錯誤的教會將來都要面對上帝嚴厲的審判,比方摩門教和耶和華見證人會。至於對聖經裡面比較次要的真理解釋錯了的教會,就讓人活在綑綁中,比方執著於吃豬血糕或不吃豬血糕,或宣傳信耶穌以後就一切美好的福音,這樣的錯誤在於離開信仰的中心—耶穌基督道成肉身,為人的罪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福音。只有掌握因信稱義真理的教會,才會幫助人得到真正的自由。

今天所有的教會都會宣稱自己都是根據聖經來教導信徒的,然而事實真是如此嗎?要知道耶穌在曠野受試探的時候,魔鬼的每一句話都是從聖經出來的。曾經擔心一個朋友所去的教會信仰是否純正,就問他說,教會牧師講道有沒有按照聖經講啊?他說,有啊,牧師都是先唸一段聖經才講道的。這樣的基督徒會把魔鬼當耶穌,因為只要講聖經,他就認為是對的。希望大家在俗事上愚拙,在屬靈的事上要精明。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這麼年輕要退休?我想也在這裡做一點的答覆,以回答心中有疑惑之人。

第一,如果從1983開拓福恩堂算起,我的服事已超過34年了,雖然還算是年輕,但在這教會裡算太老了,覺得自己已經沒有服事的能量和新的看見,需要退下來安靜安靜。

第二,我和弟兄姊妹的互動已經有固定的模式,不容易有更多的成長。我退休對教會中的兩種人都有好處。第一種人是不容易在我這裡得到幫助的人,雖然也不一定可以在新的傳道人那裡得到幫助,但至少是一個機會。其次是覺得跟我學習很多的弟兄姊妹,這是一個投入服事的機會,驗證過去所聽所學的,知識要化做生命才有意義。

我的生命經歷最要感謝的是上帝,若不是上帝選召我來當傳道人,我恐怕就渾渾噩噩地過一生,甚至和世俗的人一樣,事業成功婚姻失敗,或事業婚姻都失敗,或因為生活放蕩被菸酒傷了身體。是傳道人的生涯拯救了我,不是我為上帝付出甚麼。

其次要謝謝福恩堂的眾弟兄姊妹,在福恩堂30幾年的歲月不斷地包容接納,使我有成長的機會,從青澀難以吞嚥的果實,到今天得以成熟,並從樹上落下,成為肥料,滋潤地土。

最後要感謝幫助過我的宣教師。若不是羅威信牧師,我可能會在從小長大的教會一直做一個不冷不熱的基督徒,到天堂門口的時候也不知道能進去否。還有邱福生牧師,他對客家福音詩歌的投入,一直提醒我差會的目標,就是要拯救客家人。陳義聖牧師帶領我進入信義宗浩瀚的信仰大海,讓我得到生命的自由。若不是陳牧師,我可能就在神學的大海中漂泊,被風浪吹得東倒西歪,雖然被人尊稱為牧師,卻不清楚聖經在說甚麼。在這裡想勸一下所有認為靠著自己可以讀懂聖經的基督徒們,這樣的想法是非常危險的。我們不但需要神學家的意見,也需要一個懂聖經並活出聖經的見證人在身旁幫助,否則的話,我們很容易落入律法主義或靈恩主義的陷阱裡。因為《律法與福音》的作者華達博士告訴我們,福音的路是我們從來沒有走過的,像走在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森林中,我們需要有人來引導我們。願總會在60大壽之後,有一個新的氣象,更深入地投入路德所交付的神學遺產;並更寬廣地影響這個世代,使眾教會得到更多福音所帶來的自由,在這塊土地上為主打一場美麗的屬靈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