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台灣省中華基督教信義會

得勝堂

得勝堂簡史

  • 草創時期(1985-1997)
    本堂於一九八五年成立,係中華基督教信義會勝利堂鑒於新竹市關東橋地區有潛在發展,因而籌劃建立「關東橋佈道所」,當時聚會人數約十多位左右。一九八八年三月聘請李啟誠傳道負責佈道所牧養工作,五月間經勝利堂長執會通過決議進行購堂,並成立植堂委員會,終於在同年七月底購得位於新竹市關東路二十三巷二十與二十二號之會堂,並經勝利堂翁寶山長老建議命名為「得勝堂」。當時會友人數約三十餘人,起初教會是以小組長、同工為其核心架構,直到一九九一年按立李啟誠牧師成為得勝堂第一任牧師,同年成立執事會,並選出第一屆執事,自此教會邁入一個新的里程碑。
  • 發展時期(1997-2011)
    後來本堂因聚會人數漸增,原有空間逐漸不敷使用,再加上第四屆執事會有感於教會與中華信義神學院(以下簡稱信神)之間,應可採取資源共享方式合作。於是決議出售關東路舊堂,並將聚會地點遷至信神稱義樓。信神則提供足夠空間(會堂、教室、辦公室、廚房、停車場等),以及師資協助本堂發展神學教育(主日講台與成人主日學);本堂則提供信神神學生實習名額,並支持信神各項活動人力、物力、奉獻籌建信義大樓經費。
    二○○七年十一月李啟誠牧師退休後,教會事務由王一言長老與四位執事負責,除了積極聘牧之外,在信神、總會與友堂的支援之下,全力推動成人主日學教育與週間小組。二○○九年五月,胥弘道牧師就任得勝堂第二任牧師,胥牧師就職期間開拓數個成人小組,並於二○一一年初確認教會異象:「連結神學院,建立國度觀,實踐大使命」。同年,將主日崇拜聚會地點由稱義樓移至可容納四百人的路德廳,期待能有更多弟兄姊妹一同聚會。
  • 更新時期(2011迄今)
    然而,主日崇拜聚會人數並沒有隨著聚會地點的改變而增多,反倒逐年遞減。即便如此,在這段時期,本堂並沒有疏漏針對青少年、崇拜、牧養、教育、佈道、宣教各項事工的計畫與訓練,努力實踐基督所託付我們的使命。
    二○一七年四月,胥弘道牧師離職,周士煒牧師於同年七月就任得勝堂第三任牧師,長執會委請研發會議大幅度修訂本堂章程以符合現階段的需要與未來的發展。二○一八年元月會友大會通過章程修訂,全面檢視並檢討教會各項事工,盼望藉由過去幾年訓練的基礎,再次整合並重新出發,讓基督的得勝顯明在我們之中。
 
 
 
500與60  周士煒牧師

 
人生有多少個500年?按照目前人類的平均壽命來說,沒有,連一個都沒有!但感謝上主,我們大部分的人都至少擁有一個60年。然而,不論是500年或60年,對我們這渺小又軟弱的人來說,若不是祂的保守與看顧,實在無法靠自己的力量擁有。
 
我們一家於2017年蒙上主的呼召與得勝堂弟兄姊妹接納,能夠在得勝堂一起服事,真的是非常值得感恩的。適逢宗教改革500週年紀念與中華基督教信義會總會60週年紀念,使我這信義宗的初學者能以非常密集又快速的的方式,接觸信義宗的神學與中華信義會的歷史,這是當初始料未及的。
 
原來,路德當時對大公教會提出的種種質疑,雖然是以聖經研究與神學知識為基礎,但其初衷卻是因著關心信徒那被錯誤的恩典觀扭曲的信仰,以致於起身呼籲教會重視信徒靈性的關顧,不應誤導弟兄姊妹走回律法主義的路。對我來說,路德不僅是偉大的改教家、神學家,他更是一位關心弟兄姊妹的牧者,期盼藉由他的呼聲喚回信徒,單單仰望那創造我們、為我們犧牲並供應一切的三一真神。
 
60多年前,同樣出於對台灣信徒的關懷與愛心,北美路德信友差會決定差派原在中國大陸服事的宣教士與牧者陸續到北台灣各地建立教會,宣揚福音。他們篳路藍縷,不以自己的生活為念,而是忠心地執行上主所託付的,將福音帶給尚未認識基督的人們。直到如今,差會仍然在宣教事工上持續付出,不因事工略有果效而鬆懈怠惰,反倒繼續差遣宣教士到台灣與非洲查德,實踐基督的大使命。
 
循道運動的發起人約翰衛斯理曾說到:「這世上惟一要做的事是拯救靈魂。」(You have nothing to do but to save souls. )500與60對我來說不單單是兩個數字而已,更是非常重要的提醒,它讓我看見在過去的年日中,許多基督徒所致力的,並不只是外顯的教會數量或信徒人數增多,而更是實際地關心每個人靈魂深處的困境與需要,並付出行動。此外,這兩個數字更使我明白,教會應以牧養作為核心,進而展開各樣服事的工作。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亦是如此,祂「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太9:36)
 
 
 
見證 

天父時時引導
周超雯姊妹
 
「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為耶和華指引他的腳步。」(箴言16:9)

我們能夠認識神,信靠神,成為神的兒女,是天父上帝賞賜的恩典。就連生命氣息、出生家庭、成長之路,也都在神巧妙地引領和安排之中。這當中有鳥語花香、成功得意,也有擔心恐懼、挫折失望,然而上帝依然掌權,一直與我們同在。
 
18歲前,天父讓我在中華信義會恩橋堂聚會受造就,雖然後來人數不到10人(除了媽媽、姊姊、我,其餘皆為60歲以上長輩),天父幫助我相信祂仍看顧我們,並藉著和姊姊教兒童主日學,在聖經的學習上立下根基。在這個過程,我最大的學習,就是忠心在神面前服事,即使沒有人教我們,也沒有人看到我們週而復始的服事附近的孩子,神仍引領教導我們信靠祂的同在。
 
之後,因為勝利堂成立關東橋佈道所(現為得勝堂),需要司琴和兒主老師,天父將一顆支援服事的心加給我,後來就在得勝堂至今32年。在這麼長的日子中,也完成人生結婚、生子之事,生活有歡樂、有難處,信仰也有高低起伏,有時也曾思想自己是否白佔地土讓天父失望呢?然而就在接近勝利堂60週年堂慶之時,細數母會設立得勝堂教會也已經近30幾年,從起初萌發建立教會之異象、一群母會的弟兄姊妹參與植堂規劃、以禱告持續支持、及金錢奉獻參與、甚至願意順服牧者轉換教會服事,這一切若沒有天父在其中引領感動,得勝堂教會怎麼能被設立和建造呢?
 
在我們教會中,雖然來來去去不同的弟兄姊妹,卻也看到大家一份愛神愛教會的心,甘心樂意單純服事神,早期在關東橋聚會時,週日下午會到關東國小及園區三期一帶開始野外主日學,讓當地未聽過福音的孩子認識主,後來再慢慢帶領這些孩子來到教會。有弟兄們和牧師每週六一起佈道,熱切關心靈魂得救。或有長期開放家庭成立小組,接待弟兄姊妹如屬靈的家。一些姊妹們願意參與愛宴的服事,使主日聚會結束後,彼此有更加熟悉分享的機會呢!
 
後來聚會場地搬至信義神學院之後,又增加許多的資源,可以在真理的學習上,有更穩固的建造。感謝天父藉由母會生出我們教會,盼望天父繼續引導建造我們、使用我們傳揚福音並建立教會。



方 程 式
侖禾
 
從小就熱愛數學,國中的我特別喜歡代數方程式。只需要依題意列出方程式,即可求得解答,我不必死背書。因此,我也期許自己能夠從聖經中找到一些明確的經文,作為我的生活方程式。
 
隨著年齡的增長,課業的要求、生活的壓力,逐漸侵佔了我去參與教會團契的時間。但是,我依然希望在課業上、工作中,甚至是婚姻、家庭等方面,可以找到與其對應的方程式。如此一來,我才能夠藉由對某些特定變數的控制,實現目標值的最大化。
 
離開溫暖的家鄉,成立自己的家庭,我是戰戰兢兢、步步為營地踏出每一步。我擁有一位善良的妻子,生兒育女,也稱得上安居樂業。我慶幸自己能夠加入得勝堂這個大家庭,我要感謝上帝的帶領。祂讓我們一家人定居新竹,一家人在得勝堂受牧養、受照顧。
 
教會對我而言,是學習付出的地方,也是有需要付出的地方。有人宣告:教會位於中山高速公路南下與北上引道出入口,與中華信義神學院合作且毗鄰科學園區與交大,可稱是結合天時、地利、人和之優勢於一身。有人訴苦:教會有很多問題,理念不同,就會受傷。甚至很多是莫須有的誤會,當事人都深陷其中,痛苦掙扎。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有人解釋:教會是一群自稱罪人的信徒組成,不可能沒有問題。教會的問題,是大得不得了的大問題,人不能面對,也不能處理,更無法解決。有人應答:教會是逃避不了問題,我們只能學習倚靠上帝,放下自己。是的,人來人往,都不影響上帝的計畫,祂一直帶頭走!
 
每每來到教會,總是想要有一番作為。但當安靜下來時,總發現缺口在自己。教會對我而言,不再只是學習付出的地方,更是上帝親自填補缺口的地方。我以為自己戰戰兢兢、步步為營,所以不會有差錯。但漸漸才發現,原來自己一切所擁有的,都是祂的!我的生命方程式在祂那裡,解方程式的各種方法,亦只有祂知道。在解方程式的過程中,我好像有機會參與,實際上,都是祂在做!沒有按照我的想法或計劃,結果卻讓我滿心希奇、驚訝。
 
上帝的使者用手托著我,免得我的腳碰在石頭上。上帝吩咐祂的使者,在我行的一切道路上保護我。希望弟兄姐妹都能在得勝堂找到自己的方程式。